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男友很涨的时候坐上去 日本一本免费一二三区

秋天,下雨,很冷。

夜里风雨,天到二更,变得更冷。

风雨交加的深夜,时有几条闪电如鬼影般掠过,划破黑色的天空,明了一下世界。

白帝,王的城。

白帝城内一处屋顶上,十九道黑影倏影倏现,没来得及看清,就已从这处屋顶消失踏在另一处屋顶上,轻盈的就像梁上游行的黑貂,几个眨眼间,又已蹿跃百丈外。

神秘的黑影身手矫捷,如是白帝城内夜里到处都是二十人为一众的巡逻士兵,也没有人察觉到他们的动静。

天时地利人和,他们的动作很快,很顺利。可是,如此,太顺利,他们反而感到了一丝不安。

“索头,似乎哪里有些不太对劲。”说话的是十九道黑影中的其中一人,他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安和焦虑。

“我感觉到了,这一路来未免也太过顺利。”被唤作索头的人是这些人的头领。

他的不安感比谁都强烈,他感觉到这场暴风雨中的平静藏匿着危险,但是周围除了黑夜就剩风和雨,再也查探不到其它的存在。

“所有人保持七步距十字位形,留意周围情况,时刻要小心。”索头绷紧神经,更加谨慎地叮咛大家,“在没有遇到王前,绝不能掉以轻心。”

“楼宇,士兵,风声,雨声,所能看到的这些仿佛都是草木,这里是一片丛林,林中藏着一只猎豹,那只危险的猎豹,它到底在哪儿。”索头心里念着,心神高度集中,感知着四面八方,不敢怠慢。

一股气息,逼近,慢慢的,越来越浓稠,在寒冷的雨天这股气息透着刺骨的冰冷,所有人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放慢前进的步伐,时刻紧张着周围的变动。

在越过几座房屋之后,这股气息骤然强烈,仿佛要渗透进骨子里去,那种感觉就像站在死亡的边缘,一个不小心就会葬送性命。

“停!”索头立马抬手,喝了一声。

“匿。”索头右侧一黑衣人迅速接道,直臂连连挥出,快速挥向左右后三个方向。

左处右处后方的黑衣人,随着“匿”字一出,一瞬间,消失在屋顶,躲藏在屋顶下各处不引人注意的角落。

屋顶上,只剩下前方的五人。

索头双拳备起,一双眼珠子快速地转动,四处搜寻,企图找到这股气息的根源。

“气息显露,却隐于雨中,四处可寻又不可寻。气息锋芒,却藏在黑夜,危险明白又不明何处,真是难得一见的高手。”索头心里佩服,“不简单,居然连我都探不到人在哪儿。”

蓦然,一道寒芒闪过,一柄长剑从空而落,仿佛暴风雨中的一道雷劈下,直击索头天灵。

是一人,一席红衣。是女子,手持一柄长剑,刺向索头。

剑尖离头三尺被一双手抓住。

“好重!好利!”索头心中骇然,只是接住剑的一瞬间,就达到了极点,不得双手借势将剑气带向下方,自己立马抽身跳出三丈外。

“嘭”地一声巨响,长剑贯穿屋顶,剑气落向地面,在地上开出一个两尺深宽的坑洞。

“世上会有人徒手接我的剑!”红衣女子站在破败的屋顶上,一脸震惊,“阁下可是索夭?”

“好霸道的剑。”

索头正是红衣女子口中的索夭,他没有回答她的话,他被她的剑气所震慑到。

“好厉害的一剑。”索夭身旁一黑衣人失声惊道:“刚才若是刺向我,恐怕我已经死了。”

几位黑衣人纷纷向四周跳开,警惕地看着这突然出现的红衣女子。

红衣女子没有在意他们的举动,眼光一直落在索夭身上,见他没有答话,自说道:“能用手接我剑的人,我能想到的只有此人。”

“红衣,长剑,女子,是她!大家小心了,眼前这位可是林丞宗,天下第一剑侠。”索夭认得此人,他没想到在白帝会碰到她,更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么强大的人今夜会是敌人,“那一剑真是令我生畏,我索夭这双手是遇上对手了,可惜今夜不便和你一战。一起上!”

「二」

众黑衣人正要动身,一道沙哑沉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从不用兵刃,徒手打遍天下,素有无敌手称号的索夭。哈,哈,哈。”一名白发中年男子像一只壁虎一样,四肢伏墙大笑着跑来,“在这里看到你,真叫人兴奋。”

“是八绝!”一名黑衣人失声叫道。

“嗯?还有认得我。”

八绝爬到林丞宗那间房屋的墙面上,一双眼珠子直勾勾地看着说话的黑衣人,他的眼珠子又大又凸,好像头一摇就会掉下来,加上他白色的披发,诡异的身姿,样子十分恐怖。

“你这丑陋的面孔,我怎会不记得。”这名黑衣人身形比其他黑衣人的身形要小上许多,就连声音也透着一股稚嫩,显然是一位少年,“你杀了我哥哥,今天看到你,你别想活着离开。”

“你哥哥?嘿嘿嘿,不认得。我八绝从来不记死人,在我手上死掉的人太多。”八绝笑道,随后目光一寒,“黄口小儿,你刚才的话可是会让你成为死人的。”

“要死的是你,恶人!受我一刀。”黑衣少年大怒,抽出背后的月形弯刀,纵身跃起,跳向八绝。

“沧云!别胡来。”索夭唤道。

 

“索头,你放心,我不会忘记此行的目的,待我杀了这恶人,便同你一起要了王的命。”

“好大的口气,你的话会让你死的更难看。”八绝不知何时口中叼着一把匕首,四肢发力,身形一动,借助墙面跳到对面的墙上,又再次发力跳向沧云,两个弹跳间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好快!”沧云惊愕,随后释然地笑道:“快又如何,我的月刀会替哥哥砍下你那肮脏的手脚。”

沧云跃向空中的身体,在八绝欺近时突然变化,身体旋转,配合月刀,挡下八绝这招诡异的身法。只听“锵”的一声,沧云的月刀和八绝口中的匕首碰出一记火花。

八绝一刀划过,身体落向墙面,他真的像壁虎一样爬的很快,沧云落地转身看去时,八绝爬到墙角处,一个拐弯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当沧云寻到他踪迹时,他已在另一处墙上跳起,匕首再次摸向沧云喉头。

“不好!”沧云念道,匕首离他只有七寸,一个眨眼就会人头落地,“来不及出招,唯有变招。”

沧云身体后倾,持刀的手立马回收,月刀现在面前,一道寒光恰巧在刀上划过,八绝再次和他擦肩而过落向他身后的墙面,借助墙面又再次跳向沧云。

“你到底是青蛙还是壁虎,又爬又跳的,令人烦躁。”沧云反手架刀横在身后,挡下八绝从背后蹿来的一招,恼怒道。

“看好了,命一不小心会被我拿走。”

八绝的身法招式快速诡异,精准致命。沧云的刀法却变幻多端,刁钻古怪。二人你来我往,一时半刻竟难分高下。

一黑衣老者见势不妥, “沧云,我来助你。”他的声音比起八绝更是沙哑。

“鹤爷,这是我个人恩怨。”沧云心神乱了分寸,明知这样任性下去会拖累大家,但是哥哥的仇恨一瞬间笼罩他的整颗心,他做不到平静,“你要成全我,再待一会,我定杀了他。”

“沧云!你的仇,就是我们的仇,就像此行的目的,大家都等着你。”索夭大声说道:“你能明白吗?”

“哥哥的仇?”沧云心中的仇恨纠葛,他一边舞刀一边望向众人,一咬牙,拂去执念,喊道:“鹤爷、索头、还有大家,沧云拖累你们了。”

鹤爷笑了,随后身形一动,跳下屋顶,出现在二人的打斗当中,欺压到八绝身前。

鹤爷脊背有些佝偻,手持一柄拂尘,人已古稀,却神采奕奕,他的拂尘之法更是洒脱飘逸,每一次挥动拂尘都将八绝逼得退后。

“形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神合,拂尘如人,连绵不断,一气呵成。”林丞宗看到鹤爷的招式夸赞道:“好一个拂尘。”

“我说你,别光站着,倒是来帮我。”八绝面对沧云与鹤爷两人,几招下来显然难以

男生被口时为什么总说慢一点

对付,“没看我寡不敌众。”

“那是你的事情。”林丞宗说道:“况且你这个人令我厌恶。”

“你!”八绝气道:“你身为天下第一剑侠居然如此待人,我若是死了,你可要一人面对

小说文学

他们所有人。”

“这是我的事情,你不必多虑。”林丞宗回道。

“你!”八绝被气得不知如何是好。

「三」

“哈哈哈,无孝、无悌、无忠、无信、无礼、无义、无廉、无耻的八绝也有这么难看的时候,真是难得一见。”一名身形魁梧的男子,单手拖着一把宽背大刀,从街上阔步走来。

他身穿虎皮大衣,胸开三尺,露出茂密的胸毛。他的脸更似一片茂林,面部虬髯,肤黑如炭。此时,一道闪电现过,才看清他的脸,那双眼睛炯炯有神,散发着一股刚烈的霸气。

“丁天来,你来的正好,这些人是来行刺王,你身为王身边的第一护将,一定要铲除这些逆贼!”八绝接下两招,又以诡异的身法跳到墙上,快速爬向丁天来这边。

“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哈哈哈。”丁天来爽朗地笑道:“看来这些逆贼身手不错,能让八绝如此狼狈不堪。”丁天来说罢,拖着大刀向前走去。

“鹤爷,此人不凡。”沧云的视线一直落在丁天来身上,当丁天来出现的那一刻,沧云鹤爷二人就被他的气息所吸引。

“非常不凡。”鹤爷肯定道。

“耍怪刀的毛孩,与我过上几招。”丁天来冲着沧云说道。

“毛汉!来会会我的月刀。”沧云也不客气,提上月形弯刀冲向丁天来,“拖一把笨重的大刀,行动会很不方便吧。”

“沧云,不可!”鹤爷刚道出口,沧云早已冲去。

“痛快!”丁天来见沧云一句言罢,就冲了过来,毫不拖泥带水,心中痛快,爽朗地笑道:“小心了,不要败的太快。”

“这话留给你自己吧。”沧云双手置于后背,月刀藏于背后,迎面奔去,“月隐刀芒,这一招我看你如何应对。”

“嗯?看不见刀,不知如何出刀,真是奇怪的刀法。”丁天来念道,身体却依然纹丝不动站在原地。

沧云见状,心中大怒,不快道:“毛汉,你太猖狂了。”沧云欺到丁天来面前,月刀猛然从下盘现出,由下至上砍向丁天来。

“花刀花招,不足为惧。”丁天来右手一转,提刀扫出,刀身划过,风声呼啸,不接月刀,直击沧云。

丁天来的刀,长而宽大,挥出的刀,刚猛沉重,竟有排山倒海之势。

“好霸道的刀法!”沧云心中叫道:“接不得。”身形一变,双脚快速点地,舍弃出招,向后跳去,躲开丁天来的刀攻。

“护好你的性命。”

丁天来动了,他的刀法不只有刚猛,比起八绝诡异的身法还要快上几分,这是沧云始料未及的。丁天来出刀的那一瞬间,他又能瞬间掌握力道,二次发力,刀横扫出的那一刻,又猛然变了招式,化扫为砍,快而又猛烈,沧云还未来得及再次躲避,刀口压到身前,沧云不得不提刀接招,只是一个喘息间,丁天来向沧云连砍数十刀,沧云被动接下每一刀,他的手震得发麻,他的虎口早已因接刀而被震裂,流出血来。

“不好,沧云有危险。”众黑衣人心中暗叫,冲向沧云,但为时已晚。

“败在我丁天来刀下没有活口。”丁天来举刀划过,吼道:“毛孩,大逆不道是死路一条!”

沧云最后一刀,没有接住,一把大刀将他拦腰斩断。

“索头,很遗憾,不能和你一同刺王。九泉之下,我希望能看到王的面孔。”沧云转头看向索夭,鹤爷,还有其他众人笑道,然后一口气尽,闭上了眼睛。

“沧云!”鹤爷握着拂尘的手,指甲陷进掌心里,一双眼眸怨恨地看着丁天来,其他人也是,“丁天来拿命来!”

“逆贼,你们四个一起上。”丁天来认真

道。

「四」

“丁天来,今天你必须死!”望着沧云的尸体,索夭怒得全身颤动,双拳运气,跳下屋顶,冲向丁天来时却被一柄长剑拦住去路。

“你的对手是我。”林丞宗挡在索夭面前。

“挡我!”此时的索夭怒不可遏,就像一只发怒的老虎,他的招式也因此变得生猛简单。

出拳,一拳接一拳呼向林丞宗。

“这就是你?”林丞宗提剑点下索夭的每一拳,叹道:“你让我有些失望。”

索夭的心思全在丁天来身上,和林丞宗过招,心不在焉。

“现在的你真是有失你的名号。”林丞宗的剑轻易地化去索夭攻来的每一拳,更有余力剑刃划过他身体的每一处,“这样的你,会死。”

索夭吃痛

,这才从怒气中醒悟,看了一眼身体,只有皮肉之伤,心中顿时愧疚,“多谢剑侠手下留情,接下来我会与你认真一战。”

“索夭大侠,你要杀王,就要明白眼前的处境。”林丞宗寡冷道。

“天下第一剑侠,和你比试我居然会心不在焉,真是对你和对我这条命的轻视。哈哈哈,枉我姓索名夭。”索夭伸出右手,变拳为掌,掌尖如刃刺向自己胸口处最深的一处剑伤,半指扎进了身体,“你给的痛不够!这一下,是惩罚。接下来,握好你的剑,我要出招了。”

索夭动作很快,和刚才判若两人。一息间,欺到林丞宗面前,拳头如暴雨梨花打向她。

“今夜初见,便成敌人,若作平日,我定与你把酒言欢。可惜了,林丞宗,今夜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这才是你,天下无敌手,索夭。”林丞宗挥出长剑,斩向索夭的招式,“让我看看你的拳头有多少分量。”

索夭的拳头避开剑刃,每一拳都打在剑身上,林丞宗挥出去的剑,一一被弹了回来。他的拳头比起林丞宗的剑还要快上许多。

“拳有生息剑无命,你的剑慢了。”

“很好!对于全力以赴的对手,也要全力以赴迎战。”

林丞宗蓦然气势大起,举剑横扫,剑气锋芒毕露,这一剑胜过从天而降的那一剑。

索夭见势猛然站定,下盘大开,气沉丹田,双手运气,再次徒手伸出,去触碰那剑气。这一次他没有去抵抗霸道的剑气,巧妙地顺着气向运气引气,单脚为

心,带气运转身体,牵着飞来的剑气打了回去,锋芒的剑气融合着他的拳威直扑林丞宗门面。

“好一个借力打力,摧枯拉朽之势。”林丞宗脚下发力,向后退去,手中的长剑连挥数招,这才化去剑气。

索夭不用兵刃,身手出奇的快。他甩出剑气的同时,身形动起,紧随飞出去的剑气,欺到林丞宗面前,快速出拳,每一拳都有千斤重。

“好身手!”林丞宗心生佩服。

“这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林丞宗来不及举剑招架,脚下快速点地继续向后退去,拉开距离,挥剑再次砍出,接下索夭的每一拳。

索夭出拳被阻,突然变了招式,每一拳都锤向地面,硬生生将石路砸的稀里哗啦四分

五裂,溅起无数碎石砾。

林丞宗一怔,百思不得其解之时,索夭挥臂甩出溅起的石砾。林丞宗看明之时,数不清的石砾像飞箭一般照向全身。林丞宗连忙挥剑挡下所有石砾,忽觉面门风声怪异,索夭的拳头不知何时出现在眼前。

“好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林丞宗来不及出剑,只得提起左手硬接了索夭的这一拳。林丞宗毕竟不是练拳的,这一招下去,直接将他打出三丈开外,左手更是隐隐作痛,险些脱臼。

林丞宗甩了甩手,正要看去时,索夭又欺身至前,不给她留有一丝喘息的余地。

“剑生四象!”林丞宗大喝一声,突然变了招式,剑没了锋芒之气,四周出现了剑影,每一道剑影都给索夭带来一股危险的感觉。

“气息显露,却隐于雨中,四处可寻又不可寻,原来是此招。”索夭顷刻间就被逼退,不敢贸然前进。

「五」

“鹤爷!”

另一处。

鹤爷的左臂被丁天来斩去,其余二人也是狼狈,身上处处是见肉的刀伤。

“放弃吧,你们是不可能成功的。”林丞宗说道。

“放弃?不可能!人岂能白死!”索夭吼道:“此行绝不能败!”

接着,索夭直臂挥出,藏在各个角落的人齐刷刷地冒出来,“速战速决,我们的目的是刺王。”

“终于肯出来了,我等很久了。”丁天来挥舞着大刀,笑道,似乎早已知道藏在暗处的这些人。。

“所有人一起上。”鹤爷忍着断臂之痛正要带头冲上,空中徐来一股浑厚的声音,声如洪钟,“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善哉善哉。”一和尚从黑夜里跳了出来,接着又从两侧跳出

三人,分别是昆山派掌门须无徒,斧双煞兄弟罗生与罗门。

“大师如若海!”索夭惊道。

“哼,就连昆山派掌门也成了王的走狗,看来王是下足了血本,能让武林各大高手马首是瞻!”一黑衣人讥讽道。

“这次刺王是凶多吉少,这么多高手挡在我们面前。”索夭转身望着众黑衣人,吼道:“今夜难以活命,你们怕死吗!”

“视死如归!”众黑衣人异口同声,其声响天彻地。

“好!”索夭心中感动,大声说道:“索夭在这里谢过各位兄弟。”

“善哉善哉,索施主,放下屠刀既是岸。”大师如若海走前一步,道:“你一意孤行会让多少人流血流泪。”

“王一日不死,我们一日不安。”索夭回道:“大师,王害死了多少人,我不明白你为何会为王效力。”

“王死,死的人会更多。”林丞宗双手抱剑,淡淡道:“我来这里不是为了护王,而是天下。你能明白?”

“不明白!”索夭斩钉截铁地吼道:“我一路走来,看到了多少人因王而死,我

后面的这些弟兄他们的亲人、兄弟、朋友、哪个不是有血流在了王的铁骑下。”

“善哉善哉,索施主,悲痛往事已随尘埃,放下恩怨,你望向远处,全作为国为民为天下苍生。”大师如若海道:“王如作一口缸,百姓是里面的水,缸统一着水,哪怕缸身长有苔藓布满荆棘,水依旧在缸里,你若执意打破,是至天下百姓于苦难之中。”

“好一个舍恩怨,全作为国为民为天下苍生。”索夭仰天笑道,又猛然望向大师,不快道:“大师,你可知自古忠义两难全,你们忠于王,我们义于人情。那么多人死去,岂是白死。大师莫挡我,挡我杀王者,死!”

索夭话罢,猛然冲出,双拳比之前的劲力更加猛烈。

“冥顽不灵,那休怪老衲动粗待你。”大师如若海摇了摇头,向前踏出两步,右手抬起锡杖挥出,一股劲风扑向索夭面门,其力道至纯至刚,杖头更是伸到他面前。索夭拳头再硬,也不敢碰向这带有劲力的铁打的杖头。杖头离拳三寸,索夭右拳猛然变掌,贴向杖头侧边,一掌推开,左拳仍然迎上,打向如若海胸口。如若海身法也快,在拳头贴向胸口时,脚下发力身体一斜,避开拳风,伸出的锡杖猛然拉回,杖头的底端向索夭背后撞去。索夭见势以进为退,再次出拳贴向如若海胸口,同时如若海的杖头也敲向索夭的右肩头,索夭早已有备,右手掌挡下那沉重的一击,饶是如此,手掌也被震得发麻。

其余的人也各自迎上,唯有林丞宗站在原地不动。

“林丞宗,你又不出手?”八绝伏在墙面,猛然跳起,射向离他最近的一位黑衣人,说道:“我八绝自认为是个无耻之人,今天见你,怎么觉得你比我还无耻。”

“我不与人联手,大师这边我自有分寸。其他人,你们可以解决。”林丞宗回道。

“天下第一剑侠原来是个孤傲之人。”昆山派掌门须无徒笑道,他的身法比起诡异身法的八绝,是玄之又玄奇之又奇。

须无徒使得一把拂尘,用的是昆山八卦法,借位生法,利用五行相生相克,任何靠近他的人,无形中进入他的卦盘,在卦盘里就已站在了八卦方位,站在八卦方位,须无徒轻松利用八卦生克之法,打得来人稀里糊涂。

“小心为妙,我的昆山八卦法不是容易对付的。”须无徒说道。

“装神弄鬼,吃我一枪。”一黑衣人手执长枪一声清啸,冲向须无徒,来时又猛然变了方位,向左踏出三步,伸枪刺出。

“哦?以变制变。”须无徒眉头一挑,定神看去,“坤位换震位,由震位攻向我,直指巽位。震位为雷,已迅雷之势而攻之,这可是雷上加雷。长枪呼啸卷起风势,直抵巽位,巽位为风,一风接一风,这招真是妙,你很不错,但是在我的卦盘里变化方位又能如何。”须无徒的昆山八卦法显然运用的如火纯青,黑衣人的枪刃从东北方向刺来,枪刃离肤一寸本以为必定刺中,须无徒身子一瓢,步伐一动,出现在了东南方,站在兑位上,巧妙避过黑衣人的锋芒。当黑衣人由震位刺到巽位,须无徒猛然扫出拂尘轻松打在黑衣人的左肩背上,“兑位福泽,乃金,震巽两位乃木,八卦

五色天小说

生克,金克木,此处伤你更疼。”

“怪事。吃一记拂尘,我的手就已经发软,险些掉了兵器。”黑衣人左肩仿佛

校园奇侠全文阅读

中毒一样,麻痹无力,“拂尘有毒?不,这须无徒的昆山八卦法好生厉害,不能轻易吃招。”

“如何?”

“确实厉害,中招就像中毒。”黑衣人有些握不住手里的长枪,随后将左手的长枪换于右手,右手提枪,枪刃猛然刺向自己的左臂,左臂的无力感顿时烟消云散。

“有意思,居然用更大的痛苦取而代之。”须无徒轻甩了一下拂尘,“不过那又如何,能胜我?”

黑衣人微微一笑,握紧长枪指向须无徒认真道:“我一人自然胜不了你,不过,我不是一人于你而战,是四人!”

黑衣人话罢,另外三人从各方位冲来。

“我们一起上!”

“巽位持枪,坤艮两位执剑,離位挥锤。”须无徒眼疾手快,观察着四人的方位变化,“兑边有離,最先欺上,離位生火,这锤的分量火候不小。”须无徒侧身向西南方避去,跳至乾位,千钧一发躲开黑衣人的一锤,巨大的锤子和他的身体擦肩而过,落在了地面,地面瞬间裂开,甚至开出了两尺深宽的坑洞。

“好险,这锤足有百斤重,碰不得,否则性命不保。”

“错,我的锤子重一百八十斤,一锤就能要了你的命。”黑衣人见一锤未中,抬起锤子又追了上去。

另外三处,黑衣人也随之迎来,尤其是其中一使剑的,似乎也懂些八卦方位,几招下来,竟乱了须无徒一次方位,就这一

次,他中了一锤,飞出十丈外,若不是拂尘护在胸前,自己早已一命呜呼。

“如何!”黑衣人长枪指去。

“双拳难敌四手,昆山派须无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男友很涨的时候坐上去 日本一本免费一二三区
  • 男男性纯肉高做小说 又粗又大的机巴好爽
  • 把腿扒开让我添 男生能感觉到那层膜嘛
  • 玩弄美妇系列 chinese帅哥chinatv
  • 妈妈二婚后天天晚上叫 魔道祖师忘羡纯肉超污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