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重生嫁给三猎户H 公车上的奶水

颜金晨在这半生中,从未觉得自己的选择是错的。

但今晚,他不小心输了荆州,脸红了。

凌安雅没有离开。

他说不让她走后,她留下来了。

不知道罗艳凡是否已经辞退。今晚让我们享受总统套房的待遇吧。

“颜金辰,陈若琳今晚不来陪你睡吗?”

凌安雅径直走向卧室。

 

颜金辰跟着她,喜欢她那乖巧的样子。

“有的女朋友是为了亲密,有

的只是为了作秀别忘了我的事业。”

阎锦晨现在是偶像天王,可以抽象地称之为演员。

找个女朋友谋生怎么样?

“哦,你女朋友是最后一个吗?你没跟她上床吗?”凌安雅问这个问题

是不合适的。

她是谁?

这是一个隐私问题。

“不,阎锦宸没什么好隐瞒的。

看到他诚实的回答,凌安雅大笑起来。

“我可能失业了。我想我会找一张娱乐唱片,在下一份工作中写下你的八卦,我相信你会赚钱的。”

“很好。”

颜金辰抓住她的胳膊,拉着她在床边坐下。

浪漫的玫瑰花瓣,以及玫瑰的芬芳,

充满了浪漫的想法。

但凌安雅没有集中精神。”我真的失业了,严金辰……”

“拿去吧。”颜金晨掏出钱包递给了她。

毫不犹豫。

凌安雅一看到他的钱包,就惊呆了。

这个钱包是凌安雅以前用零用钱买的。这是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他的。

已经5年了,他还在用。

好奇地打开钱包,里面没有多少现金,但每家银行的卡都满了。

凌安雅长大了,没有理由再向他要钱了。

“颜锦晨,如果我不和你睡,你还在乎我吗?”

虽然这句话很虚伪,但凌安雅很关心。

即使他们不能成为恋人,难道他们不能分手吗?

这个问题,让阎金臣郑卓一时难以释怀。

最后的结果是,“如果你想和我上床,我会一直关心你,我会照顾你,但你会和我上床

凌安雅无语。

以前他一起养她,只是等她长大,然后就吃了!

“对于不熟悉的女人,我不想和你亲近。是呀,我是看着你长大的……”

所以她有义务帮助他解决生理上的需要?

“你是障碍陌生的女人,多接触就熟啊,你不是看着陈若

琳长大的吗?”

过去,凌安雅和陈若琳是好朋友,但之后,因为一些事情,凌安雅再也不能和陈若琳成为好朋友。

“你小时候,总是吵着要跟我睡觉……”颜金辰不肯承认自己有个该死的障碍。

他没有障碍,只有怀旧。

“我现在不是孩子了!颜锦晨,你真是个难堪的家伙

严金辰知道凌安雅小时候的所有丑闻。

这让凌安雅对他非常不满

“在我眼里,你还是老样子。”颜金辰的每一句话都感动了凌安雅。

他为什么要用这样温柔的眼睛看着自己?

“我以前是什么样子?”

凌安雅从故宫出来后,就相当于从天而降。

不是特别难,但不好。

这使得她的眼睛总是盯着未来,而很少去回忆过去的幸福。

“看上去不错,但也很淘气。”

说起以前的凌安雅,颜金晨比谁都了解她。

在过去,他们的关系非常亲密。凌安雅会把他的想法告诉他。

“哦,阎金辰,我不要你的钱包。”

凌安雅把钱包还给了他。

他接过它,从里面拿出一张金卡,放在凌安雅的手掌里。

“我的钱包是我的。你拿着这个。我的薪水在里面。”

牌不重,但他的话让凌安雅感到沉重。

“你为什么给我你的工资卡?”不是应该给你妻子的吗?凌安雅无意说出下面这句话。

“听说你有个儿子,给他一个更好的生活。”

颜金晨把钱包收起来,放在床头柜上。

凌安雅看了看牌,陷入了沉思。

因为小哲,她拿了这张卡。

“等我找到新工作养活自己和孩子,我会把卡还给你的。”

“密码是你的生日,想你的时候我会找你的。这笔钱将作为您的一次性奖励。”

严金辰不想让凌安雅有心理负担。

“哦,我是高级女士,是吗?”

凌安雅的语气有些冷淡,但得到阎金辰的呵护总比罗艳凡好。

收好名片,凌安雅开始工作。

呃,给阎锦晨脱下衣服。
纽扣在凌安雅的手指间,一颗一颗的解开。

颜锦辰看着她的小手,呼吸慢慢的凝重。

在镶着金边的黑色马甲被凌安雅解开,并且脱下来开始,颜锦辰如火般的欲望被撩

拨了起来。

凌安雅的动作还在继续。

她的小手来到了他的领子那儿,开始解第一颗纽扣。

而他的大掌也将她纤瘦的身体揽住,安雅看着他散发着香味的胸膛逐渐暴露在眼底,作为一个正常的女人,她感觉口干。

他很白,又白又帅,就特别像妖孽。

偏偏他的身材又锻炼的轮廓分明,肌肉的线条让人垂涎。

按捺着激动的心情,将他的衬衣纽扣全部解开,脱下,衬衣丢到一边,然后凌安雅深呼一口气,将颜锦辰的手臂拉开,在他旁边坐下。

“怎么了?”

上衣脱了,还有下面没脱。

“累……我要歇会儿。”凌安雅脸颊红红的,好像真的做了什么体力活一样。

颜锦辰轻蔑的笑出声。

“小丫头,还没开始,你就喊累,等会儿岂不是要哭?”

凌安雅不会告诉他,她是因为看了他性感的身体,所以羞红了脸。

至于累,也是真的累。

“你就喜欢看人家笑话…&

hellip;”凌安雅撇撇红唇,就坐在他旁边,给他解皮带。

颜锦辰的视线,随着凌安雅的手垂下。

看她小手那慢悠悠的样子,语气显得几分焦

急,催道,“快点!”

凌安雅并没有听他的命令,而是像乌龟一样,慢慢的解开扣子,解开扣子之后,还要停顿一会儿……

“小丫头,你故意逗我!”颜锦辰咬牙,俊美

无俦的脸庞上,是深红而妖艳的颜色。

&ldq

uo;没有呢,我只是手好累……”凌安雅的语气漫不经心,动作更是缓慢。

颜锦辰不敢相信。

她累的,连拉链都拉不动了吗?

很快,颜锦辰就明白了,这是一个骗局。

凌安雅下了一个套。

她在将十厘米左右的拉链拉到底后,又快速的拉了上来!

速度

bt欧洲

之快,让颜锦辰的俊脸从绯红到沉冷。

“嘿嘿,你的身体怎么一直在抖呢?脸这么红,感冒了吗?感冒了要吃药哦!”凌安雅笑意粲然,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颜锦辰棱角分明却铁青的脸。

手指很快,将他裤腰上的扣子扣上。

“凌安

小说文学

雅!”

颜锦辰的身体为什么会颤抖,就是凌安雅这个小坏蛋撩拨的!

竟然让他吃药!

很好!

他会身体力行告诉他,最适合他的药,就是她!

大掌用力将她的手臂攫住,拽着她的身体放在床上,紧绷的身体随即朝她压过去。

凌安雅从躺下开始,脸上的笑意便是慵懒而得瑟的。

等到颜锦辰粗鲁的解她身上衣服时,她掏出了她的法宝。

呃,这个法宝不是别的东东,就是女人们最熟悉的,姨妈巾!

“颜锦辰,你看!”凌安雅将卫生巾抵在了颜锦辰的额头上。

凌安雅的心里在放肆的大笑。

王锐基

颜锦辰生气了。

凌安雅刚才主动给他脱衣服,慢慢的解他拉链,全部的全部,都是在调戏颜锦辰。

凌安雅深吸了口气,颜锦辰去了浴室,她安然无恙的躺在红色的大床上,享受着最高级的待遇,鼻间全是颜锦辰的气息,明明很幸福,可是内心却升起一抹惆怅。

陈若琳家境好,各方面都比凌安雅好,现在颜锦辰选她作为名义上的女朋友,这就说明,凌安雅永远也没有机会嫁给他。

虽然陈若琳只是名义上的,但是还是让人好嫉妒。

颜锦辰洗完澡出来,凌安雅似乎是睡

极品风流教师

着了。

她翻了个身,睡的一脸憨态。

颜锦辰上了床后,用手臂将她的脑袋圈在自己怀里,另一手

搂着她的肚子。

因为是来例假的关系,她睡的不安稳,眼睛虽然是闭着的,但时不时的会皱眉。

有时候她的身体会突然绷紧,他知道,她疼。

这一夜,凌安雅被温暖包围。

从头到脚,都暖的不像话。

舒适的感觉让她一整夜没有翻身,第二天,明明生物钟发作,该起床了,可是她却闭着眼睛赖床。

张巧过来叫她起床,语气嫉妒到不行,“你走了什么狗屎运?千万别告诉我你昨晚和我男神睡一张床!”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重生嫁给三猎户H 公车上的奶水
  • 啊英语老师的胸好软 哇局长太大了我不要了
  • 召唤师 口述最舒服的性经历
  • 男人冲冠一怒为红颜 我喜欢男人吃我的比
  • 动漫同人志网站 np肉文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