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爱如潮水小说父女 快穿收集j液女系统

说起那件事来,至今都会让人觉的不可思议。

虽说生完宝宝后我记性变的很差,经常会做出出门忘记带钥匙,去超市忘记付账之类的事,可那件事却始终让我记忆犹新。那条白色的虫子,它身上的纹理,蠕动着的姿态,全都清晰的印在我的脑海中,就好像它至今还活着一样。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该是多可怕的事情啊!它正无比耐心的潜伏在我的生活里,稍有不慎,就会偷偷的钻进我的梦中......

请原谅我的失态,虽然与先生素未谋面,但先生的谈吐竟让我滋生出一种信任和安全感,既然先生感兴趣,那就让我将故事的来龙去脉一付告诉您吧。

那时候我刚满十六岁,在康平县一中上高一,对于女孩子来说,十六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好

年纪。我真的好羡慕身边的那些女孩,她们就像含苞待放的玫瑰,人生中最美妙的时刻即将会到来。

然而我呢?我虽然不想这么说,但是我的确算是这个学校的异类,每次走在操场上面,我都会感到有很多异样的目光在我身上打量,在班级里,没有女生愿意跟我说话,有些讨厌的男生甚至会拿我来恶作剧。而我,只能默默的接受这一切。

令我痛苦原因,正是我肥胖的身体。

二十年前我的体重足足有八十公斤!这对于一个正处于青春期的少女来说是十分罕见的事情。要知道,我的家族并无肥胖史,况且我食量也不是很大,难以想象这些脂肪是从何而来的。

除了肥胖的身体令我苦恼之外,学习成绩的下降也让我成为了班级里的问题生。无奈之下,老师找到了我家长。

我还清楚的记得那天的场景,老师和我的父母坐在一起商讨我的学业问题。他们聊了很多,但是始终没有聊到点子上,我是多么渴望他们会了解我的苦恼啊,但又怎奈我不善言辞。所以,问题也就只能归结于我注意力不集中,头脑简单等原因上,说来真是可笑。

最关键的是,谈话期间,我糊涂的母亲不知为什么说了一句,“会不会是因为早恋问题。”

班主任老师好像没反应过来,问了一句,“什么?你说什么?”

“早恋。会不会因为早恋才影响学习。”母亲如实说。

当听到母亲说完这句话时,我的脸颊滚烫,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甚至可以看出老师因为极力想要憋住大笑而扭曲的表情!

父母的不理解,老师和同学的嘲笑,导致了我的性格也发生了变化,我开始变自闭起来。我逐渐变成了一个走路低头,不爱说话,不喜欢穿除了校服外的任何衣服的胖子。现在想想,那段时期对我来说简直就像一场噩梦一样。

 

而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苏娜的出现。

苏娜是班级里的的优等生,学习好长得又漂亮,而且多才多艺,是那种任何男孩子见了都会为之心动的女孩。每当有男同学欺负我羞辱我的时候,苏娜总会挺身而出,她身上总是散发出一种难以名状的说服力,让那些生性顽劣的男孩乖乖的听话。苏娜对我表示出的友好让我受宠若惊,即便我知道她对班级里所有人都是一样。

那时我们家在县里开了一家熟食店,我总是喜欢带一些卤味上学,顺便也给苏娜带一些。这么做的好处就是中午可以同她一桌吃饭,她会耐心的听我的牢骚来报答我。不久后,我们就滋生出了坚固的友情。

随着年级的增长,关于我肥胖的话题也随着时间慢慢淡去,我的性格也逐渐开朗起来,我知道这期间苏娜功不可没。在她的提议下,高二的运动会上,我甚至拿了全校女子铅球比赛的冠军。

苏娜就像是一轮太阳,照亮了我昏暗的生活。

高三那年,本以为我可以顺利的上完高中,但不幸的是家里面却出现了问题。也许正

葵实野理

是前半生多灾多难,才使我更加懂得珍惜现在的生活吧。

不知从哪里流行来的生鲜超市逐步占据了市场,让那些零散又不成规模的小店举步维艰,很快,我们家的熟食店便倒闭了。

父母做了大半辈子的熟食生意,对其他的谋生之道并不了解,但是为了供养我,母亲还是选择去饭店打零工,而我的父亲,却逐渐沾染了酗酒的毛病。父亲每天沉迷于酒精,家里装白酒的20升塑料桶几天就见了底。不仅如此,喝醉后他还总是动手打我的母亲,并且在饭桌上谩骂我。

“赔钱货”,“蠢的像猪一样”,“这辈子嫁不出去”,“我看你就想吐”。那些话比砸在母亲脸上的拳头还要可怕,它更像是一把无形的尖刀刺在我的心头上。

因为这样,我养成了放学后在外面闲逛一会儿的习惯,一来可以逃避父亲的责骂,二来也可以享受一段自在的时光。

记得那时县一中附近有条小河,放学后我经常独自一人坐在那里。当我坐在柳树下,看着粼粼的波光,习习微风吹拂着我的刘海时,那种感觉是多么的幸福美好。我会幻想着像其他女孩一样穿着漂亮衣服,幻想着自己挺起胸膛站在讲台上演讲,幻想着男孩站在我面前向我表白,就像苏娜经常要面对并且为之骄傲的事情一样。

而只有在我独处时,我才可以不管不顾的在脑海中幻想,因为奢侈的平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缓解苦闷的良药!

让先生听了这么多牢骚,实在抱歉,那样也只不过徒增烦恼罢了,接下来我会加快速度,也请先生认真记

录。

第一次看到那个男孩,是在一个夏日的午后。他就坐在河对岸垂钓,因为那只是一条不到十米宽的小河,所以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的样子。

那个男孩头戴鸭舌帽,身穿红色印花T恤和卡其色工装裤。他只有偶尔摘下帽子的时候我才能看清楚他的脸,那是一张多么精致的脸啊,搭配他栗色的卷发,就像是从漫画中走出来的男孩一样。我们虽然差不多同龄,却丝毫看不出他有半点儿学生气,我想应该是很早就辍学出来打工的孩子吧。

对于我的存在,它似乎并不在意,只管专心的盯着鱼漂看。对此我早就习以为常,我本身就像空气一样毫无存在感嘛。不过,他的垂钓技术看来并不怎样,我从未看见他钓到过鱼。他偶尔会自己小声嘟囔些什么,虽然听不大清,但是从表情来看就能猜到无疑是一些没钓到鱼之类的丧气话,这反而增添了他的一丝可爱呢。正是因为他对钓鱼这件事的认真,导致我也与他一样认真的注视着鱼漂,每次鱼漂下沉,我的心也跟着七上八下的。

终于有一天,鱼上钩了。

我看到小鱼在阳光下泛出的银色光芒,竟然也跟着情不自禁的呼喊起来。

他似乎

女烈士受刑

也很高兴,手脚显得十分慌乱,就在他准备抓起咬住鱼钩的鱼时,竟然不慎脱了手。

扑通一声,鱼再次落入了水中。

我呆愣在那里,实在不知该怎么办。

看到他正看着我时,我不禁心里想,他一定会责备我吧,我的吵闹影响了他的动作,何况我看到了他狼狈的样子,他一定不会再来这里了吧,难道以后我再也见不到他了吗....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在八月明媚的日光下,我看到他正冲我投来灿烂的笑容。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笑容啊,他的笑绚烂的连太阳都黯然失色,让我心里那块沉积已久的冰块也跟着融化开来。

“让它跑掉了。”他笑着冲我说。

可能因为紧张的缘故,那句“没关系,继续加油。”的话竟然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只能像花痴一样呆呆的看着他。

事情过了这么多年,我也能想起那时的感觉。这种感觉甚至在我的丈夫身上也从来没有过,当然了,并

和岳姆干得水直流小说

不是说明我的丈夫不好,只是....哎呦,您看我在胡说些什么啊。

每天伴晚我们都会相聚在小河畔,直到太阳落山才回家。我得知他的名字叫杨旭,名字和他的人一样开朗。之后的日子里我们虽然每天聊的不多,无非是鱼咬没咬钩之类的事,可正是那些无关紧要的话才成为了我夜里安睡的条件。

我不知道何时开始注意起自己的形象来。每天放学后,我都会回到家里脱掉校服换上便装,吃饭的时候我也有意的减少食量,并且坚持锻炼身体,虽然短期内没什么效果,但至少有个目标让我生活充实起来。

苏娜似乎发现了我的变化,经过她反复的询问后我才将事情的经过告诉她。苏娜不愧是我的好闺蜜,她既没有嘲笑也没有挖苦,反而给我加油出主意,她建议我抽空带她去看看那个男孩,她也许会成为一个不错的调节剂。

果不其然,因为有了苏娜在,我们的聊天轻松了许多。但是苏娜有些过于鸡婆,生怕我吃亏似的问了好多隐私的问题。我了解到了杨旭的父亲是这一带远近闻名的企业家,而他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像是高中生,但实际他早就大学毕业,现在偶尔替家里打理生意,闲暇时间比较多,所以经常来这里垂钓。

也许是女人的直觉吧,对于苏娜的热情我并不开心,甚至有一些反感,在她和杨旭后来每次见面的时侯那种感觉更加明显。

第一次看到他们在一起是在县医院旁的小旅馆门前。苏娜挽着他的胳膊,看起来很亲密的样子,他们从旅馆出来后走进了附近的一家餐厅。

看到她们在一起,一种复杂的情绪在我心中滋生,就好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自己喜欢的男孩子和我最好的朋友在一起,为什么世界上所有的痛苦都会降临到我身上!难道说那些皮下堆积的脂肪就是厄运的根源?

看看他们是多么的般配啊,餐厅里的人全都投来羡慕的目光。像我这种女生,又怎么会有权利喜欢上那么优秀的杨旭呢?

马路两旁的民居升起了袅袅炊烟,夕阳将我的影子拉的好长。我漫无目的的迎着夕阳大步的往前走,就好像追赶我生命中即将消失掉的两个太阳。

不知走了有多

远,夜幕已经降临。当我闻到烧烤摊传来的烟熏味时,肚子竟不争气的咕噜直叫。在那一刻,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也顾不及路人的目光,放肆的嚎啕大哭起来。

我真没用,连自己的体重都控制不住!

我狼狈的蹲在马路边,看着熙熙攘攘人群,心中想着,不如死了算了,我这种人生来就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于是,我准备起身前往学校外的那条小河,如果投河的话那地方会是不错选择。

就在我起身的时候,我看到了那个坐在小巷深处的男人。

那个男人大概五十岁左右,身穿破烂又肮脏的绿色军装,手里拿着一瓶白酒,看起来像是刚从工地出来的农名工。

“丫头,寻短见可是不对的哦。”

当他说完这句话时,我被吓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不要害怕,我只不过比常人多了一项技能而已,我这个土埋半截的人,若能帮助一些年轻迷茫的人,也算是功德一件。”那个男人拖着疲惫的嗓子说。

我已无耐心听那个奇怪的男人说出这些奇怪的话,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他又幽幽的说了一句。

“老头子这里可是有让你变瘦变漂亮的办法。”

这句话无疑就像个石头一样,将我心中那一潭死水激起层层涟漪。没有比这件事更能让我打消轻生的念头了。我竟然因为好奇,而逐渐向那个男人走去....

“什么办法。”我迫不及待的说。

这时,我看到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巴

掌大小的铁皮盒,那盒子上刻有异域色彩的雕花,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在月光下竟然泛出淡淡的银光。

“这里面的虫子叫作桑坦利斯,来自遥远的西方欧罗巴大陆,许多贵族小姐都不惜花上重金得到它。现在,只要你将它吞下,它便会吞噬掉你多余的脂肪,不仅如此,它还能让你皮肤变得光泽,精力充沛,简直就是灵丹妙药。”

说完,那男人便将盒子打开。

看到那只虫子时它正缓慢的蠕动着,那是条白色的虫子,与我们经常看到的桑蚕类似,不过与之不同的是,这只虫子的身上用黑色和金色勾勒出来图腾一样的诡异图案,就像电视里看到的祭祀用品。

就算是真的,这种东西怎么让人吞咽的下去啊!

那个男人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他示意我

过来,然后将那只虫子放在了我手心上。开始我是很抗拒的,可直到那东西触碰到我皮肤上的时候,我的全身上下全都舒展开来,那种轻松的感觉瞬间让我降低了我心里的防备。

“它似乎找到了它的宿主呢。”男人说。

“可是...”

就在我犹豫不觉的时候,我看到那只虫子蜷缩在了一起,眨眼的功夫,它竟神奇的变成了一颗指甲盖大小的药丸。

“带它回去吧,有一天你会派上用场的。”男人说。

“那我该...怎么报答你?”

“唔....要是可以的话,就帮老头子买瓶酒吧。”他指了指附近的一家超市说。

“好,我这就去给你买。”我急忙跑去那家超市,生怕我回来他就消失了一样。

酒买回来,那个男人将盒子递给了我。打开盒子后,我看着那只虫子变成的药丸心跳加速,说不上是兴奋还是不安。

“丫头,这东西你拿着。”那个男人说。

“这是什么?”

“是药水,用来杀死那只虫子。”他拿出一个类似口服液大小的玻璃瓶说。“千万别弄丢了。”

“为什么要杀死它?”

“因为你会惧怕付出代价太大。”

对于他的话我并没有放在心上,随手便将它放在口袋里。回家的路上,满脑袋幻想着我变瘦变漂亮的样子。

吞下那颗“药丸”后,开始并没什么异样的感觉,大概过了一个礼拜,症状才开始明显。首先是经常拉肚子,有的时候一天要排三五次便,就跟吃了减肥药一样。我能清晰的觉察到身上的脂肪一天比一天少,说来也奇怪,在如此明显减重后我身上竟然没有留下肥胖纹,不但如此,我的皮肤反而也越来越好,越来越有光泽。我的乳房并没有因为减重而变小,反而挺拔更富有弹性,超出了同龄人的火辣身材,这让我又欣喜又羞涩。

看来那个男人说的没错,这只虫子真的会让人变得美丽。

拥有迷人的身材后,同学和老师对我的态度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每当有男同学和女同学像我投来羡慕的目光时,我都会暗自窃喜。就连我那讨厌的父亲也为此收敛许多,当他与邻居们聊天时听到对我的夸赞后,也会忍不住的抿嘴微笑。而发生的这一切,不就正是我每天幻想着的场景吗。

说起苏娜,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了,我似乎还对那件事耿耿于怀。因为我的变化,同学们也乐于接近我,我的朋友也开始多了起来,一有机会,便会和几个要好的女同学一起挖苦她,将她与校外男子开房的事弄的满城风雨。

苏娜的毫不在乎,更加激起了我的恨意。每次放学后,当我目睹她跨上杨旭的摩托时车,那种怒火攻心的感觉就像失控的山火!

说起接下来发生的事,我还真是有些不好意思说。如果有冒犯先生的话,就请先生及时的制止我吧。

盛放的花朵,无人观赏的话便是无比落寞的事情。

学校中虽然也有些男孩向我表达出倾慕之情,可我却对那些稚气的脸庞毫无感觉。当我赤身裸体的站在浴室的镜子前,那种渴望有一个真正男人的爱的感觉便更加强烈。我做了不止一次那样的春梦,一个男人正无比贪婪的抚摸和亲吻我的身体,而当我去抚摸着他的脸颊时,呈现在我眼前的不正是杨旭那张无比干净的面容吗?

所以,我做出了至今都让我觉得无比疯狂的事。

我偷偷的打探到了杨旭的家庭住址,又得知他是自己一个人住,然后在一天晚上敲响了他家的房门。当他出门的时候,我就扑到了他怀里,说真的,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拒绝的了我这样的女人,杨旭也不例外。最开始他还很羞涩,不过很快的他就开始回应我,他把拖到了他的房间里,然后粗暴的夺取了我的第一次....

他似乎对我们在一起的这件事表现出很苦恼的样子,我知道那是因为苏娜的缘故。毕竟他和苏娜之间还有感情在,分手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我说服自己不能急于求成,我要像毒品一样慢慢的让他上瘾。

一有机会,我就会跑到他家里。我们黏在一块,做爱次数也越来越多,赶上休息日的时候甚至会缠绵一整天,实在不好意思的说,那个时候我的欲望强烈的让人害怕。

或许是被我的魅力征服,或许是他再无精力去顾及到苏娜,不久后他就同苏娜正式分了手。

看着苏娜因为分手而郁郁寡欢的样子,我终于出了口恶气。

可就在我清除了障碍正准备和杨旭坠入爱河的时候,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杨旭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差。

起先只是偶尔的感冒发烧,严重的话也只是肺炎什么的,可后来逐渐演变成为咯血,抽搐,到最后竟然变得呼吸困难。

经医生诊断,杨旭患上了一种叫做间质性肺炎的病。他的左肺大部分已经结节,医生说,生存的希望已经很渺茫了。

为什么会这样?死亡这么遥远的事情为什会降临到我爱的人身上?当看到他躺在病床上费力喘息的样子,我心如刀割。

坐在公车上,我看着不断退后的建筑物,感觉生命也在逐渐的消失掉。

忽然间,有一句话传到了我的耳边。

“因为你惧怕的代价太大。”

那个男人,我想起来了,难道说,那个男人的早就料到了会出现这种事情才说出这句话来!

药水!我需要那瓶药水!

我迅速的赶回家里,将家里翻的乱七八糟,可那瓶药水就像有意的捉弄我似的迟迟不肯出现,我大声尖叫着,任由眼泪噼里啪啦的砸向地板。

眼看着天色渐渐变黑,屋子里的陈列也逐渐模糊起来,我突然想到了我很久不穿的外套,果然,在那件外套的兜里找到了那瓶药水。

来不及做过多的思考,我就将那瓶药水喝了下去。

肚子传来的疼痛折磨了我一晚上,但想一想正在与病魔做斗争的杨旭,这点痛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想之后的事先生也应该猜到了,他的病情在我服下药水后得到了好转,对于不知情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医学奇迹。

小说文学

下药水后的第二天,我在医院看到了苏娜,我走进病房时他便起身要走。

我宁愿大家承认人间有一些痛苦是不能和解的,就像破碎的友情一样。不过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在我和苏娜身上。

“怎么这么着急走?”我说。

苏娜停下脚步说。“肚子饿了,回家吃饭。”

“卤味感不感兴趣啊?”

“店都倒闭了,还能吃到从前的味道吗?”

听到苏娜的话时,我竟一时语塞。

不过,看到苏娜脸上露出的笑容时,仿佛有一汪清泉淌进了我的心坎里。

因为我不想让杨旭看到我变胖的样子,从医院回来后我便同父母商量去南方的表姐家替她照看生意。因为成绩的原因,我并没有走入大学,这也算是一件遗憾的事情。

庆幸的是,之后我的身体并没有像之前那样肥胖,我想这也与我合理的饮食和运动有关。三十岁时我认识了我的丈夫,并且顺利的产下一子,家庭合睦,过着平淡幸福的小日子。

而杨旭,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爱如潮水小说父女 快穿收集j液女系统
  • 吃奶还摸下面动态图 死亡作业
  • 全部都是肉的总攻 三浦恵理子
  • 我和么公的秘密 宝贝你的蜜水流出来了
  • 兄弟结婚喝多了干了新娘 男朋友每天晚上吃我胸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