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穿越成婴儿从小插到大 顾晴和公共的秘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中国人喜欢有个签了名的师傅,在成为师傅之前,很多人只能把师傅当替补。

对此,朱燕也很无奈。

陆生是一个注重行动的人。这是真的。

当他闯进朱颜的办公室时,楚岩真的很后悔自己没有换成一个更好的铁将军,或者为什么不干脆溜走了。

虽然她讨厌被自己的设计图纸打扰,但她只能站起来欢迎陆生和另一个穿便衣的女人。

更有甚者,一身牛仔裙的林小杰也跟着进来。

楚岩见张某和林某生面颊有些相似,气得指着大门的方向,冲到林小杰面前:“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楚燕,你不用把我赶走。这次我只说几句话。如果你在听我的话,想把我赶走,我离开还不算晚。”

林晓洁长话短说。

 

楚岩又生气了。一起进来的陆生皱着眉头:“她怎么得罪了你?我听说她来征求时装设计方面的意见,所以她被要求跟着我进去。这对保安来说很难,我要为此负责。如果你想生气,可以来找我。”

陆生的话让楚岩找不到目标。

好吧,她记下来了,她想听听那个坏东西的妹妹会对自己说些什么。

也许从那时起她可以摆脱这个小女孩。

“不知道你跟我哥哥有什么恩怨,但林默生就是林默生,林小杰就是林小杰。请不要因为他的关系拒绝我,好吗?我只想拜你为师,学时装设计。我真的不想让你生气。这样行吗?”

“对不起,你哥哥是我父亲的敌人。你是他的妹妹。你爱我的房子也爱我的狗。我讨厌我的房子和我的狗。你明白这个道理吗?我不想让你来。我只是不想看到我妹妹每天杀了我父亲和我的敌人。这对我来说有点鲁莽。我的解释够清楚了吗?现在,请出

去别再回来了!”

“我能在你的工作室里做家务吗?我保证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林晓洁听不懂朱燕说哥哥是父亲的敌人。

如果她哥哥真的杀了人,她不会被捕吗?

朱燕怎么能让哥哥逍遥法外?

现在她只想留在楚岩的

画室学习服装,所以只能求她。

陆生很困惑,但他被小女孩的坚持打动了。据说她在画室门口徘徊了半个月,就是为了让楚岩看到她设计的图纸。

于是陆生再次建议:&ldq

uo;你可以把她安排到仓库这样的地方,这样就不用见她了。她也可以和你在一起,不是吗?”

“陆生,你在这里干什么?你为什么总是和外人说话

“朱燕,我只是提醒你,每个人都要做点什么。不管小女孩的大哥对你做了什么,你都不应该对无辜的人生气。你忘了在a国发生的事了吗?你为库克先生的工作室做了什么?”

陆生的话让朱燕想起了她在a国时和

小说文学

林小杰有过同样的经历。

当时,作为a国的首席时装设计师,库克有无数的学生想进入他的工作室。

朱燕也是其中之一。为了进入他的工作室,她想尽一切办法了解他的生活习惯和他经常出没的地方。最后,她有机会去他的工作室。

然而,库克有严重的种族歧视。他鄙视朱燕的执著,拒绝了她,因为她是黄色的。

当时,朱颜熟练地用一种语言说:“库克先生不让我进你的工作室,只因为我怕作为一个黄种人,我会变得坚强,夺走你的光芒,对吧?如果是这样,我理解。”

之后,朱燕背着设计图离开了。

当时,库克的眼睛闪闪发光,让人拦住了楚燕。当时,她还被要求看守仓库,然后开始在画室里用毛笔画画。

就这样,朱棣文赢得了全胜,在库克的工作室里学到了很多东西。

后来,由于她的努力,库克彻底改变了对她的印象,并积极指导她的设计。同时,她也改变了对黄种人和中国人的看法,不再偏激。

作为楚岩的大四学生,陆生知道这些事情。

他于是延伸让朱颜离开林晓洁,只是不想看到未来一个设计明星的衰落。
没想到自已辛辛苦苦设计的服装被人说成是破烂,这在楚颜成名之后,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批评她。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人说话怎么这么狂妄和嚣张,他以为他是谁?

楚颜这么想着,便停住往外走的脚步,转身冷冷道:“不喜欢可以不穿啊?我看你最适合就是光着身子上场。”

楚颜的话让男人猛然回头,一双深幽的黑眸死死盯住她,让她心中有种冷风过境的感觉。

这个男人的气场好强大,好彪悍,果然和图片上的人完全重合了。

原来这个人不是为了角色才这样冷酷彪悍,而是现实生活中就是这样的人。

楚颜不由感叹,本色出演,这个角色也太适合这男人了。

风间彻真是没想到,会有人在他说话的时候敢这么顶撞他。

这个女人是不要命了吗?

而副导演被陆生派来催演员上场,一来就看到楚颜和风间彻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惊得他不得不打电话叫陆生过来救场。

小懦弱的服装助理简直不敢和风间彻那鹰一般锐利可怕的眼神对视,倒是楚颜,完全不把对方放在眼里。

两个人还在原地大眼瞪大眼。

风间彻的五官非常完美

趴下我要从后面爽死你

,比例协调,模样帅气。

他的不苟言笑与毒舌冷血更是在圈中出了名,所以很多导演和女演员都很怕跟他搭戏。

可风间彻又是很敬业的演员,除了脾气太差以外,他的职业操守还是有口皆碑,真是一个矛盾的结合体。

一个电话把陆生招来,看到自已的学妹和风间彻在这儿对峙,陆生直拍脑门。

风间彻不好对付,楚颜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主儿。

他这个导演要怎么办?

早知道这么麻烦,就不让楚颜来参与服装制作了,还以为大师级的水准一定会让风间彻满意,却没有想到……

“风四少,我看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您要是对服装不满意,不如你指定人来做,我们照办就是,怎么样?”

“你们真的同意我来找人做服装吗?”凤间彻冷冷笑道。

楚颜干脆抱着双手,等着他说由谁来做。

“我要库克,你们能请得动他吗?”

这话一出口,陆生的额头上也跟着冒出了冷汗。

小子还真是狮子大开口,谁人不请,要请A国的设计大师。

“没问题,我可以帮你联系他。”

楚颜听后却是展颜一笑,笑容竟然如百花初开,美得让人移不开眼来。

陆生这才想起来,楚颜是库克的工作室出来的,自然和库克关系匪浅。

“你认识库克?”

“岂止是认识,他是我的师父,既然你要找他,那就太好办了,我帮你打个电话就搞定,不过他会不会帮你做服装,我就不敢保证了。”

“你把电话打通,我来跟他说。”

风间彻命令道。

楚颜想发飚,你让我打我就打,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但是一旁的陆生又是一副求她的表情,楚颜不得不先忍忍这个男人的脾气,把电话打到了库克的办公室。

接电话的是库克的秘书瑞丝小姐,对楚颜的电话,对方表示惊喜,并让她多等两分钟,说是库克在开会。

风间彻却不敢相信,楚颜真的会找库克说话,并马上道:“我来跟他亲自讲,开视频。”

你大爷的!

楚颜在心里骂了句,他这是不信任她吧。

过了一会儿,库克真的来听电话,楚颜微笑着说有人要和他视频,并且打开了视频通话。

库克身为A国人,外貌特征明显,金发碧眼,五十多岁的男子,却身着花衬衣,还穿出了惊人的效果。

他和风间彻一见面,两个人竟然熟悉地打起了招呼。

风间彻万年不变的冰山脸有一丝松动,并询问库克能不能替他做电影里的服装。

“不是有楚吗?她就是很好的服装设计师,你找她就对了。”

“可她不是你,我不相信她。”

风间彻狠狠斜一眼楚颜,后者正在看自已指甲上的美甲图案,根本没有理会他。

这在风间彻看来,真是太无礼了!

“风,别这样,库克也不是万能的,相信楚的眼光,只要穿上她设计的,一定会将你的气质完全发挥到极致!”

最后两个人又寒暄了几句,方才挂断了电话。

没想到最后库克还是说楚颜就是最好的设计师,让他听从她的安排。

这让风间彻无法接受。

而楚颜也懒得再理会,只对陆生道:“学长,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你们慢慢协调吧。”

风间彻见她要走,想要喊住她,可又找不到任何理由,只好眼睁睁看着女人高昂着头离开。

他心中那股气,真是没处发。

“风少,还是换上衣服拍戏吧

贵妃美国式禁忌2

?你这样,制片方也很为难的。”

制片人有风二少入的股,要是不能好好拍戏,凤四少再狂,也不敢惹笑里藏刀的风二少。

所以他最后只能乖乖换上楚颜设计的那套蓝色带有虎纹图案的古装出场。

还别说,当他在镜子里看到自已穿上这套服饰的模样时,不禁也怔了怔。

这套服装非常贴合他高大挺拔的身材,简直就像是量身定做的。

他心中称奇,他都没跟那个女人见过面,她怎么知道他的尺寸,还做得这样贴身。

一旁的服装助理和化妆师也啧啧称奇:“要不怎么说是服装设计大奖的得主呢?这服装真是做得好。”

“你们在说谁?”

凤间彻不由冷了黑眸,淡淡问道。

“就是楚颜啊,刚才跟你说话的那位小姐。”

“她叫楚颜?”

风间彻的眸微微眯了起来,里面有危险的讯号。

这个女人够大胆,从来没有人敢那样嚣张地跟他风四少说话,而她竟然敢当众顶撞他。

很好,十分有趣!

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让他风四少这样在意过。

这个楚颜做到了。

“她是干什么的?”

“青年服装设计师,才从A国回来,是导演的学妹,所以才请来替风四少做服装。”

服装助理多句嘴道,话题就此打住,风四少被喊话上场开拍。

郊区一条宽阔的大马路上,楚颜哼着歌开着她的红色宝马朝A市驶去,她的心情还不错,因为去郊区那家富商家量尺寸时,人家顺带送了她几盒新鲜的樱桃,是国内买不到的,说是什么国外的什么樱桃之乡送来的。

她尝了一颗,真是又大又甜又多汁,非常不错。

有吃的,对楚颜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

所以就算是被风间彻骂她的衣服是破烂,也没有影响到她的什么情绪。

那个小屁孩儿,懂得什么欣赏嘛,还要找库克给他设计衣服,以为自已是什么?

楚颜一边放着车载音乐,一边跟着哼唱,戴着墨镜在夕阳的照耀下晚归。

然而乐极生悲,就在她将车子开到一百多码时,冷不丁感觉方向盘不稳,整个车身也跟着晃了晃,车子便朝横向打去。

楚颜赶紧踩下刹车

,不过没敢踩得太急。

因为高速下踩刹车,搞不好就会让车子侧翻,她可不想发生那样的悲剧。

所以她只是慢慢踩下刹车,但车子还是打横慢慢停了下来。

楚颜赶紧拉起手刹,下车去看发生

了什么情况。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原来车子的前右轮爆胎了,整个车胎都瘪了下去,根本没办法开了。

这可怎么办?

楚颜看看天色,都快黑了,自已一个女人在这儿换轮胎也说不过去啊,只好打电话找修理厂的人,叫他们来了。

就在楚颜倚着红色宝马车给修理厂打电话时,一辆黑色布加迪威龙跑车往前开了快一百米,又慢慢将车倒了回来。

楚颜以为是什么好心人看到自已的车子坏了要下车帮忙。

不曾想,那辆黑色布加迪威龙停在她的车旁后,车窗摇下,露出驾驶室男子的冷俊面孔。

摘下黑镜,风间彻看着一脸狼狈的楚颜,笑得十分幸灾乐祸:&

有没有好看的三级

ldquo;怎么?车子爆胎了?”

楚颜见是他,心中正在想着他到底停下来是做什么的?是要帮忙,还是要趁机嘲笑她。

没想到,她还没有开口询问他停车的目的,风间彻已重新戴上眼镜,然后吹了声口哨,非常得意道:“我先走了,你就慢慢等修理工吧,楚小姐。”

随后便是一连串得意的笑声。

楚颜真是被这个男人的没风度给气到了,冲他离开的方向挥舞拳头:“你个没品的男人,去死吧!”

真是没有想到,这个男人这样没风度,不仅见死不救,还落井下石,幸灾乐祸,再也没见过他这么没品的男人了。

楚颜向他挥拳头的动作,风间彻在后视镜中看得一清二楚。

这个女人果然是够泼辣,敢这么跟他风四少比划拳头。

不过风间彻的车子越往前开,他的心却越来越不安起来。

远处的最后一抹夕阳很快隐到了山后面去,风吹来,感觉空气都变冷了些。

这条阴森森的公路上,除了偶尔路过的车辆,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风间彻突然就想象起女人独自在黑暗中孤立无援的样子。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穿越成婴儿从小插到大 顾晴和公共的秘密
  • 变身小说索引 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啊
  • exo 无迹遮韩国漫画免费天天漫画kris
  • 彦晞 美女av
  • 萍水相逢小说网 我保证不c进去txt御宅屋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