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趴下我要从后面爽死你 小攻边走边顶弄

当美丽盛开在坚毅的壁垒,我们咀嚼不一样的回忆怀着相似的心情。


回忆这段历史,我不想做太多评价。个人觉得加入 这个组织对我来说是一个绝对的偶然——原谅我没有勇气提起它的全名。之所以说它是偶然,是因为在这之前我没有接受过任何专业训练,就仅仅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去参加面试,谁能想到竟收获了意外的惊喜。


难以忘记我生命中的第一次面试对我的心灵的震颤,那天我本来平静的内心除了忐忑以外没有激起一丝其它波澜。


此后,作为团队中的一员,第一次进城出任务,我们带着希望出发,拖着幸福回家!


说起青城,据说那里的冬天只要没有风还是很宜人的,另外我们的校园在大山脚下,又背风,就更能享受到这份舒适。


从加入这个组织以后,我包括我的伙伴们盼望了很久,直盼到送走入冬以来的又一个零下11摄氏度之后的这天上午,盼来了我们老大甜甜的一句:“宝儿们,下午带你们去出任务!”


还是那一次,伙伴们一齐奔向市区,霎那间我仿佛看到一群刚挣脱束缚的小羊,一瞬间体会到老大这个牧羊人的辛苦。


这是第一次出任务,可以说我们每个人都跃跃欲试,私下里互相讨论着一定让老大看看什么样的人才能算是“悍将”,什么样的组织才能算是“劲旅”,让老大看看当初选择我们是多么英明的决定。


烦人的第一次,来自于我第一次独自出现在二号宿舍楼门口。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二号宿舍楼是女生宿舍楼,在我的认知里一个男生出现在女生宿舍楼门口是很不正常的,他一定是去找人。单就这种行为在我的潜意识里是很反感的。但这次活动把集合地定在二号宿舍楼是老大的意思我没办法拒绝,临近中午我厚着脸皮向二号宿舍楼挪去,杵在楼下木讷地看着一对身高和谐的人影在我面前互相诉着衷肠,我真不知道该朝向什么地方,生怕因为多余的我的存在破坏了这融洽的气氛,尽管我知道他们不会到注意我。来来往往的陌生姑娘从我身边经过也总要瞟上一眼,好像我才是这里唯一的异类。小冷风顺着我的领口漏进脖颈,着实让我有点儿瘆得慌,窗口跳出的小猫踱着猫步从我身边经过也要侧过头轻蔑一瞥,然后带着嘲笑叫一声:“喵~”,实在受不了了,我开始有意识往对面的食堂移动,好在没过多久伙伴们都走出来了,离开那个让我感到不适的地方心里一阵轻松。回头想想,也怪我,站远点儿

不就得了,跑人家楼下来干嘛。


走向学校大门的路上我们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不住得向老大打听情况:“咱们去了干什么?有表演

才艺的地方吗?是站在门口给人们指路吗?”问题一个接着一个。老大被问得不耐烦了,指着天看看说:“嗯,天气不错,你们到时候都把口罩带上,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很好上手的。”听到这儿,我顺着老大的手指指的方向跟着看一眼老大眼中的天,确实,没有狂风的冬天,还是很适合出门的,希望有一个美好的下午。


那一次经过路旁的人工湖,青城的微风拂过平静的湖面,没激起半点漪沦。欢笑声中我们迈出学校大门,迎面驶来18路公交车,我心想:出活动是要打车的,公交车?拜拜了您㖏!正出神,老大一把拽住我的胳膊,猛地往车上拽。“上车,别丢了!”我简直一阵懵圈,跟着熙熙攘攘的人流挤上车厢,车上已经没空位了,站在过道握着扶手一丝失落涌上心头,窗外有一种声音呼啸着,不知是风吹车,还是车划风,总之正对窗缝的胸口确乎是凉凉的。


美好的下午就这么被打破了吗?我不甘心。


车停停走走,人走走停停。身旁的人换了又换,然而没有什么能打扰我欣赏窗外的华丽街景。摩尔城,万达商城,同学们口中的一个个休闲胜地今天尽现我眼前,低头自诩:“小弟也是见过世面的体面人”,心头一阵欢喜。正神游,不知是谁拍拍我的肩膀说:“到了,下车,别丢了。”我没有多想,鬼使神差地应了一声,顺着人流挤出车门。


青城

的大街熙熙攘攘,道路两旁高楼林立,我们在公交站牌前集合,跟着老大钻进两栋高楼之间的小巷,一条道走到底,不一会儿柳暗花明,一条大路横立眼前,路的那头是一个小门,走进去七拐八拐几个大字呈现眼前——XⅩ医院。


对别人来说,这家医院可能有些陌生,但是我可是见证了它的成长的,我之所以刚开始没认出它是因为我上次来这儿时,这座医院的部分建筑正在施工,而我们进来的

小说文学

地方是后门,正是当初施工的部分。几年后第一次看到它的全貌,我的心中难免有几分激动,往事历历在目。流连间,王繇潜朝着我招呼,“老兄,快进,铁门冻手,我撑不住了!”老大在后面用力推我,说:“知道你办事儿稳,咱能不能配合一下,人家繇潜挺费劲儿的,你麻溜儿的,出门在外,别丢了”。


 

踏入大门,熙熙攘攘的是各地的患者,他们穿着各色的服装,杂乱的人群中穿梭着三五个忙碌的护士。


向前走两步,一条黄带,四个塑料桩挡住了我的去路,桩上写着安全区,原来这里已经被封锁了,我们顺着黄带上的箭头向左拐,一眼便看到了出口,出口旁站着一位类似特警的人,我觉得他一定是一位保安,与他擦肩的一瞬间,我似乎看到他的脸上挂着的细密的汗珠,说实话,我内心有些尊敬他,身材高大挺拔,像极了那些最可爱的人,走过安全区,我们无意间融入了人群,很快,伙伴们散作一团,大厅里除了几个显眼的白衣看不到一个熟悉的背

影,于是我慌了,开始无休止地搜索,不停寻觅。正寻觅间,一个人举起了手,我一眼便搜索到他,这身高,一定是老大,我心里燃起了希望,一股劲儿往过挤,挤过去一看,原来是王繇潜,除我以外的一个被冲散了的可怜人,倚仗着身高的优势,他拉着我四下搜索,最终和老大等一群人在电梯处相遇。


再聚首,老大不敢说热泪盈眶也是感慨万千,我下意识地一回头,眼前的一幕让我感慨不已,一位姐姐正在给保安擦汗,真不知道这是怎样一段爱情故事。


我正打算脑补一通,被老大一把拽进电梯。说:“出门在外,别丢了!”


电梯里我们十多个人缓缓上升。


护士?保安?之前是军人?铁血硬汉?加上妙手回春?脑补脑补,一个个匪夷所思的念头涌上心头。不,这应该是个很美好的爱情故事!


于是,一个美好的画面出现在我的脑海:


一位下班后换了便装的护士捻着一张干净的湿巾为退役的军人即现任保安拂去面颊上的细珠。


这个护士一定是银河中的仙女,下凡来拯救世人;这个保安一定是个盖世英雄,功成名就来医院发挥余热,就像神话故事里的情节,他们郎才女貌,为枯燥的都市生活填上一段柔和,浪漫的音符。


叮!


电梯停了,我们顺着人流涌入某室,在对方工作人员的安排下去换上他们特地为我们这类人准备的纯色工作服然后乘电梯退下来,十多个人的队伍人也不多,绕一圈后所剩无几,老大看着剩下的人愁死了,“你们都会干啥,快给自己安排了。”大七不屑地回答“我们啥都会。”“去,大门口站着去。“还有哪里缺人呀?”老大小心翼翼的问院方老前辈。老前辈带着我们这队人向一个个科室走去,走进一个科室,老前辈问到:“忙吗,你们?给你们送个人。”对方老大回应到:“把那个大高个留下吧,看着挺好用。”老前辈连连致谢。老大听了这话对王繇潜又推又搡。“好事成双,您看能再要一个吗?这些孩子都是有经验的”,老大试探着问。“那看在你的面子上再要一个,不能多了,再多就该添乱了”。老大听了两眼放光,“再来一个?”“捣乱是吧,都走——”对方老大恶狠狠的给了一个眼神。我猜想老大可能有些怵,没敢再说话,只是把大七拽到面前反复叮嘱:“好好干,不懂就问,多和王哥商量,听懂了吗?”大七眼神迷离,一脸茫然,把头点地像捣蒜似的,老大默默的不做声,带着剩下的同志和我头也不回地走开了。我和小七,三七因为平庸被安排在最省心的职位,像保安一

样站岗,但我的任务可不简单,直接面向基层,向患者服务。


一圈绕完,剩下的人也被安排完了,老大开始到各处巡视,指导,忙的不亦乐乎!


进入工作状态后,我也无暇顾及他人,在自己的岗位上忙的四脚朝天,乐在其中!


老大时不时冒出来指导一番,斥责几句:“抓紧上手,提高注意力,你的服务对象是所有有需要的人,重点是老人和小孩,要格外注意,明白吗?不懂要及时请教前辈,给我省点心,别出错!”“是!”我郑重的点点头,说:“让您费心了,您坐会儿。”“哪有那时间,啥也不是!”说着又转圈儿去了。


“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不用了!”


“小兄弟是要去哪里?”


“挂号”


“左拐”


“谢谢叔叔”


“额,没事,其实叫哥哥比较好!”


三个小时后!


“收工,收工,你,你,还有你,医院要下班了,快脱工作服,回去还能赶上晚自习,快,快!”


“诶,诶,老大,属下正干的起劲呢,这就完事儿了?”


“别废话,还想不想领盒饭了,工作服拿来,大厅集合,拍照去。”


“收到!”


现在五点整,老大把我们赶上公交车,我们一起踏上了来时路。


说好的盒饭呢?


先上晚自习,改宵夜了!


皎洁的月光洒在宁静的人工湖,投射出迷人的柔光,头顶的繁星正挂在一块完整的黑幕上与人工湖形成一幅风景画,连湖畔的我们也无可避免地成为这幅风景画的几个不起眼的元素,虽然不起眼,但是并不阻碍我们让这幅暗色系的画拥有生命的气息。


最后,说句实话:虽然天暗了,但是我并不想回去!知识没办法,快乐的日子总会过去,新的生活总会来临,老大说的夜宵再没有兑现过,或许累了一天,它也曾出现在我的梦里。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趴下我要从后面爽死你 小攻边走边顶弄
  • 在贵妃娘娘身体里冲刺 彩乃奈奈
  • 高H浪荡小说 蓝湛干哭魏无羡肉车
  • 啊英语老师的胸好软 唔小东西你里面真紧
  • 我的速度越快女友叫声越大 校花第一次好滑好紧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