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屈辱强奷系列小说 他把我批日出水了

“王局,我不太明白这费晓晓……”

“费晓晓你没听说过,费老你总知道是何许人也吧?”

听到王局这话,宋情顿时浑身一个激灵。

随即,口干舌燥道:“王局,你的意思费晓晓与费老有关系?”

“当然有关系,这费晓晓可是费老最小最宝贝的孙女,刚从国外留学回来,这不,就摊上这么一件事。”

说罢,王局一脸赞许的望着宋情:“所以我说你这次做得很好。”

“那王局你叫我出来?”

“感谢你啊!”

说着,王局眼前一亮,指着那一辆缓缓驶进警察局大院的黑色奥迪轿车说道:“你看,费老的车都到了,亲自来感谢你的。”

这一刻,一种浓浓的幸福感,彻底笼罩了宋情的身心。

年纪轻轻,能够坐到市局刑侦分队一个小队长的位置上,对自己的能力宋情自然是足够自信,但同时,她也不否认这其中有家里关系的帮衬。

可她家的关系和这个费老比起来,就小巫见大巫。

不,别说她家,整个东安省,又有几家能够媲美费家的?

费老爷子的大儿子现在已经是东安省排行前列有数的几位大佬,老二去年就挂上少将军衔,至于老三嘛,掌控着大名鼎鼎的费氏集团,早已冲出东安省,在整个江南闯出诺大名头。

由此可见,费老爷子在东安省,是何等的尊贵的身份。

而又有多少人能够得到费老如此郑重的感谢?

“这也算是阴差阳错!”

宋情一时间,忍不住轻笑着。

原本她还以为许强是今晚最大的收获,现在看来,这远远比不上费老的感谢啊。

只是,那林涛怎么办?

眼看黑色奥迪轿车已经稳稳停下,宋情连忙出声道:“王局,费老这次除了感谢,恐怕还要让我们严惩那个准备对费晓晓意图不轨的林涛吧?”

“林涛?”

王局眉头一挑,满面冷酷道:“自己做的事,自己就得扛下去。”

说罢,王局便脸上升腾起一抹谦卑而不掐媚的笑容,连忙向奥迪轿车走去。

徒留宋情一人发呆。

她是对林涛有很大意见,私人观感极其恶劣。

可一旦费老这种人物的意见降临到了警察局,那么林涛还能不能得到公正的处理?

权力,从来都是一种极其可怕的东西!

哪怕费老简单一句让警方秉公办事,也会让无数奉承拍马屁的家伙把林涛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这让宋情感觉有些不满之余,却也无可奈何。

说到底,林涛只是涉嫌,但终归没有成功。

费老要真是对于涉嫌迷晕自己宝贝孙女行不轨之事的林涛意见很大,别说她一个小队长,王局也扛不住。

内心感慨着,宋情脚下可不慢,连忙紧跟王局的步伐,走上前去。

“费老,你看你,大晚上还亲自来一趟警局,这实在是,说到底,还是我们治安防范工作没有做到位啊!”

看着奥迪轿车上走下来一个拄着拐杖的老者,发须皆白,气质怡然。

王局连忙先赶紧道歉。

对此,眼前这位身穿白色太极服的老者却轻笑着摆了摆手:“小王啊,你这话说的,不知道还以为我专程来你们警局找茬来了。”

“应该的,应该的,这次事件,我们一定处理犯罪嫌疑人,还费小姐一个公道。”

闻言,气质不凡的费老轻笑一声,也没多去纠缠这个问题。

敢对他

宝贝孙女下手图谋不轨之事,有胆子做,那就要有能耐承受后果。

这一幕,看的一旁宋情内心顿时一沉。

她能感觉到,这林涛这次怕是要完蛋了。

“保密部队?”

“费老二儿子可不是好惹的。”

无奈的正在心头感慨,宋情突然发现费老目光含笑的望向了她:“费老。”

“你就是小宋警官吧?”

见费老目光饶有兴致的望向宋情,一旁,王局连忙轻笑道:“说起来费小姐今天能够平安无恙,还真得多亏小宋警官眼明手快,立刻抓住了正要图谋不轨的犯罪嫌疑人。”

王局这是在给宋情邀功。

反正,宋情这功劳,到最后费老肯定要惦记在他的身上。

所以王局做起来毫不吝啬。

可偏偏,他这话一开口,就见费老目光中笑意变淡,神情玩味。

“费老?”

“我今天确实是要来警局感谢的,可我要感谢的绝对不是小宋警官。”

什么?

不感谢小宋警官?

这难道是要追究警察局责任?

王局顿时有些不高兴了。

他感觉这费老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犯罪嫌疑人和警局又没有关系,反而是警察及时出现,救了费小姐,这,这费老老糊涂了吧?

一时间,宋情脸色也隐隐流露出一丝难看。

“费老……”

“小宋,你别说话!”

王局直接打断了宋情的发言,然后望向费老,笑容收敛,小心翼翼道:“费老如果对我们警局的工作有什么意见,欢迎指正,你不感谢小宋警官,我们也能理解……”

“不,王局你不理解。”

“费老请讲!”

“我是真想问问你们警局,以及你们这小宋警官,为什么到现在你们还把那个什么涛……”

“林涛!”

听着一旁司机的补充,费老点了点头:“对,为什么还把那个叫林涛的年轻人给拘禁在警局?”

“费老你的意思?”

“我这次来,第一是要让你们赶紧放人,第二嘛是感谢一下这个年轻人。”

感谢年轻人?

王局和宋情感觉大脑一时间有些转不过弯了。

就在这时,就见费老打了个眼色,一旁身材高瘦的司机直接递给王局一个U盘。

“这是我刚刚让人拿到金色酒吧里面的监控!”

说着,费老忍不住轻轻摇头道:“你们可以仔细看一下监控,我都不知道你们这些警察是怎么工作的,明明是我孙女的救命恩人,你们怎么就偏偏当做犯罪分子给关起来了。”

王局看了看一脸迷惑的宋情,倍感凌乱:“费老你的意思?”

“看看这U盘里面的监控你们就明白了,没有那个叫林,哦,对林涛的年轻人,晓晓那丫头今晚才要遭大殃了。”

费家在整个江林市,在东安省拥有何等可怕的能量与人脉?

当警察通过费晓晓的手机,联系到费家人后,正在书房内看书的费老爷子当下怒不可遏的把书桌拍的砰砰作响。

于是,费家的能量,彻底运转开来。

很快就拿到了金色酒吧内的监控,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原本正准备给警局施压,从重从快从严处理林涛的费老爷子,这才搞明白,警方抓错了人。

愤怒归愤怒,可却不能让宝贝孙女的救命恩人还待在警察局受审。

于是,费老爷子不得不亲自跑一趟。

并把关键的酒吧监控录像证据交给警察局。

当然,对此王局不可能真傻乎乎去看视频验证一下,他也不相信费老爷子这么无聊。

然后,一分钟之后。

若无其事的林涛被警察摘掉手铐,带到了王局的办公室内。

“这么大阵仗啊?”

步入办公室,林涛诧异的扫视一圈。

他不认识这个王局,但他认识警衔啊。

看看肩膀上的警衔,对其身份也大致猜出了七七八八。

“林先生,十分抱歉,是我们警方的疏忽,导致你被误会了,在此,我代表警局对林先生表示郑重的道歉。”

看到来人,王局连忙一脸客客气气道。

说罢,宋情也一脸寒霜道:“很抱歉,误会林先生了。”

“没关系,我这个人很大度的,只要宋警官下次别带有有色眼镜来抓人,那我就谢天谢地了。”

看着宋情嘴角抽了抽,林涛一脸得意的笑道。

他当然知道自己不是涉嫌犯罪,在被抓的时候他就对宋情澄清过,可这个女刑警却根本就不听他的解释。

不过,是黑是白,自有分晓。

只要警察查查金色酒吧监控,自然也就真相大白了。

只是林涛没想到警察速度这么快,他都做好了在警局里面过夜的准备了。

心中想着,林涛瞥了一眼坐在一旁沙发上那个气质不凡的老头,随后望向宋情与王局:“既然误会解除了,那要是没事我可以走了吗?老婆还在医院,有点小急,几位警察领导理解一下,理解一下。”

老婆在医院?

在医院你就跑到酒吧里面去找乐子?

宋情心中冷哼一声,出声介绍道:“这位是费老先生,你救的那位费小姐爷爷,此次前来是专程感谢林先生你的。”

“哦,没关系,见义勇为嘛,应该的!”

林涛摆了摆手,毫不在意,说着就要转身离去。

费老爷子却在这时出声阻止道:“小伙子别急啊,来,坐下聊一聊嘛!”

见此,林涛眉头挑了挑,坐在老头对面的沙发上。

“小伙子,首先我今晚确实是真诚的向小伙子你来表示感谢的,要不是你,老头子我可就后悔不已,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晓晓父母了。”

说着,只见费老爷子摇了摇头:“她父母把晓晓交给我来带,这谁知道丫头回国没两天就搞来了这么一出事,不过小伙子,我挺好奇,你为什么要救晓晓?”

戏肉来了!

王局长与宋情内心不约而同的感慨着。

感谢归感谢,一个电话就行了,何苦亲自上门来警察局感谢?

要说费老没有其他想法,他们肯定不相信。

林涛其实也不相信。

略为一愣,林涛简单直白道:“我看小姑娘应该很有钱,所以顺手就救了!”

“就是因为钱?”

费老爷子面色微微一怔,不置可否道。

林涛点头道:“确实是因为钱,我认出了她手腕上的表,18年百达翡丽发布最新的女款手表‘精灵之心’,价值应该在三百八十多万欧。”

说罢,林涛不好意思的冲众人笑了笑:“我老婆其实很喜欢,但买不起,所以我就记住了!”

这一番解释,听得费老爷子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算是一个合理的解释。

否则无法解释,酒吧内那么多醉酒女孩,林涛却偏偏救了他孙女费晓晓一人。

实在是,费家家大业大,难免会出现一些人意图不轨,想要借机搞一出什么英雄救美。

见林涛这么直白的表达了他的想法,费老爷子也不再纠缠下去。

“那好吧,小伙子这样,要是没事的话,改天抽空去我家坐一坐,咱们坐下来吃顿饭,好好感谢一下小伙子你。”

“行,没问题!”

这次,林涛没有拒绝,说完,笑着起身:“那老爷子没其他的事了吧?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这样,正好我也要去走,顺路坐我的车吧。”

见此,林涛笑着点了点。

一行人来到警局院子,王局长又与费老寒暄几句,随后目送林涛上了费老爷子的车子,一路驶出警察局。

实话实说,这辆奥迪很普通,就是一辆商务轿车。

既不奢华,也不是非常舒适。

但林涛却知道它值钱的地方,就在挡风玻璃上,那十几张特殊通行证上面。

什么军区的、市政的,稍微有点官场经验的人,就能看出这辆车车主身份之可怕。

可惜,林涛从头到尾就没想巴结那费晓晓。

如他所解释一样,纯粹是发现这费晓晓应该身家不菲,绝对不应该出现在金色酒吧那种低档次的夜店之中,还醉酒成那幅模样。

随后顺手给救了。

因而,一路上,林涛只是简单的和费老闲聊了几句。

在费老赞许而惊讶林涛没有趁机顺杆而上的目光中,车子到了市立医院,临走之前,费老再次对林涛表示了感谢。

而林涛则在下车前,想了想,还是出声提醒道:“费老,你吸烟吗?”

“基本不吸!”

“那也就是偶尔还会吸两口了?”

在费老错愕的目光中,林涛看了看坐在前排精干的司机,若有所思压低声音道:“找人去拿着你所吸的烟草化验一下。”

“……”

费老没有开口,而是直勾勾盯着林涛。

见此,林涛耸了耸肩膀,十分光棍道:“我懂一些中医,望问诊切嘛,现在费老你这脸色,其实非常不好。”

“……”费老仍旧没有开口。

林涛咧嘴一笑:“不是普通的生病,而是一种极有可能夹杂在烟草之中的慢性毒素所造成的中毒现象。”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屈辱强奷系列小说 他把我批日出水了
  • 女主会撩有肉公路文 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
  • 和老公去朋友家做客互换 神级狂婿岳风免费
  • 高H受被做得合不拢腿bL 美女被插
  • 双腿被分到最大用绳子绑住 床震吻胸吃胸视频大全
  • 最新评论